0%

真的是一个久违的师弟,很久没联系了,偶然在朋友圈看到他写的《能干掉加班的操作手册-WORD篇》,看起来应该是一个系列操作手册,我看了一下确实写的很详细,也都是常见的一些麻烦点,忍不住想分享给大家。

已经获得作者授权,同样也对作者保持尊重!

阅读全文 »

最近遇到两个痛点:

  • 团队资源无法共享互通,放在外网也不太放心,需要寻求一个内网搭建的云盘

  • 个人资源和照片存在阿里云oss,在取用和浏览的时候没有更明晰的方案

这里先给结论吧:

zfile网盘:个人觉得比较合适利用OSS存贮自己文件,个人存放浏览文件,界面特别简单明了,配置也非常的简单。

dzzoffice网盘:这个网盘就比较重一点,需要php,和mysql的环境,能满足团队内部的各种存取共享网盘需求。不过如果需要在线预览文件的话,需要另外搭建服务。

阅读全文 »

什么是V2X

V2X(Vehicle to Everything)是车与外界进行信息交换的一种通信方式,包括:车 与车之间的直接通信(V2V);汽车与行人通信(V2P);汽车与道路基础设施通信(V2I); 以及车辆通过移动网络与云端进行通信(V2N)。

V2X常见术语解释

  • V2X:Vehicle to Everything,车用无线通信技术

  • C-V2X:Cellular-Vehicle to Everything

  • DSRC:专用短程通信技术

  • OBU:On Board Unit,车载单元

  • RUS:Road Side Unit,路测单元

  • MEC:Multi-access Edge Computing,多接入边缘计算

  • LTE:Long Term Evolution,长期演进

  • 3GPP:the 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,第三代合作伙伴项目

  • 5GAA:5G Automotive Association,5G汽车协会

阅读全文 »

一个特殊的春节,在瘟疫的笼罩下,所有的人都人心惶惶,大家每天看着不断增加的数字,仿佛成为了大家的习惯。

初识

记得还是元旦之前,出差去上海,老婆突然急急忙忙给我发了消息问我从哪个火车站走的,说是可能有类似于SARS的病又来了,当然很快官方有了声明,未发现人传人的迹象,自然我也信了,毕竟是官方公告。

接下来得一段时间,就一直出差,基本都没捞着回家,最后一站在连云港,公司开完年会,结束了一年的工作分公司的小伙伴准备一起回家,而那几天风声已经愈发的紧了,记得回武汉的那天早上,去杰瑞宾馆对面的药店买口罩,药店的阿姨还很奇怪为何我买好几包。

回到武汉,最后两天班,正是钟南山院士宣布病毒会人传人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大家开始慌了,地铁里戴口罩的人明显多了很多。

接着我们放假了,武汉成为了众矢之的,成了“过街老鼠”,接着就如现在一样武汉“封城”了。

阅读全文 »

意识

  上个月,母亲节的时候,一大早在家庭群准备发红包,下意识的输入了:“祝群里两位妈妈节日快乐”,当然我想到的是妈妈和岳母,我全然没有意识到,群里悄然多了一位妈妈了,那就是我老婆。

  所以这次的父亲节,我是知道的,我,已经是做爸爸的人了。那些所有描述父爱的故事,也即将要在我身上上演了,而那位男主角也变成了我自己。

阅读全文 »

前言

最近在好几个地方做了信号配时的优化方案,看到了几种倒计时的设置情况,听到了一些观点,想结合自己的思考和感受谈谈看法。

PS:

  1. 部分观点未经过学术上的证明,仅仅是在实际使用中的感受,如有不同观点,欢迎联系讨论。

  2. 涉及到的倒计时方式,可能不符合国标(当然目前国内很多地方的设备都不符合国标)

阅读全文 »

图片挂掉了非常抱歉

本博客自创建以来,写了自己对交通以及对vissim的一些思考,从开始的没人看,到现在每天都会有几个甚至几十个人看,之前确实没有关注到图片挂掉了,直到今天才发现。
主要的原因是博客一直使用的七牛的图床,可是现在七牛收回了自带域名,需要备案域名才让分享出图片,目前博客很多图片都难以找到,正在找办法解决,主要是我手上也没有备案过的域名,给大家带来的困扰,非常抱歉。

20181030更新

图片从七牛移植到阿里云OSS,七牛要弃坑了,博客其他图片应该恢复了,评论功能还存在点问题,继续加油,各位想联系可以邮件,评论我在后台可以看见。

感觉博客没有了评论系统还是单调了太多,研究发现新版本的主题已经集成了另外的评论和阅读数量的显示,都是基于LeanCloud系统的,赶紧更新测试!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发现了一个叫flypig.me的博客,博主看起来也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,也是很早就开始写博客,不过应该是因为服务器备份的原因,很多以前的博客都不见了把。
我觉得挺有缘分的,.cc的域名其实很少有人用吧。
看了看这位朋友写的文章,确实独立博客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,很多人都没时间去写长篇大论了,也没多少人愿意去看了。
想想自己,其实待写博客清单里面还有很多的内容要写,可是自己也是以忙于工作为借口,难以写下去,感觉也是停止思考的一个很不详的预兆吧。
和你一样,我也不知道这个博客能坚持多久,但是我还是会想尽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,去帮助一些在论文中挣扎的师弟师妹们。

@flypig.me 坚持很难,不过依旧希望大家都能保持初心!

上面已经更新完了甜蜜的部分,但是作为一个交通从业者,来到了国外,在国外看到的交通相关的东西,都忍不住想说说。

前辈之见闻

巧的是在这几个月懒的写博客的时候,重庆攸亮的戴高戴总也去澳大利亚转了一圈,写了一篇很为深刻,很为“职业病”的游记,在这里也想引用过来。
一位智能交通人的悉尼交通印象-戴高
前几日有幸碰到戴总,才知是华科的师兄,相见恨晚了,戴总对交通的理解也是值得吾等晚辈学习。

阅读全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