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最近工作较多,难得偷闲,继续更新。今天想说的是关于“利他利己”的一点感悟。

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——《论语·雍也》

当年子贡问孔子,怎么才是“仁人”,孔子说“仁人”想自己站得稳,就要帮别人站得稳,想自己过的好,就要帮别人过得好。

阅读全文 »

今天是2022年6月1日,目前已经隔离了65天,已经有98天没有见过老婆小孩。
一下子就刷新了离家时间和与家人的分离时间。作为一个在武汉被关了三个月的人来说,也算是有经验的。不过整个的感觉确实完全不一样。也算是记录一下自己的感受吧。

阅读全文 »

继续来把我的读书笔记更新完,最近上海要解封了,事情也多了起来,所以这个“挺”字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真的是难。

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——《孟子》的《离娄章句上》

此“反求诸己”乃真“反思”也

老祖宗的智慧,总是精辟有高度,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是对自己的高度要求,我理解为一种思考模式,做不成某些事情,先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,这又是一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。

结合之前说的日记,曾大人每天都在反思做人做事中自己的不足与缺点,死而后已。才有了他品行的不断提升和为人处世方式的不断优化。

阅读全文 »

“反思”非反思

这里的“反思”并不是,自省反思的反思,而是反向思考。曾国藩在创建湘军的时候,开始想的并不是我要把湘军打造的怎么样,有多强的战斗力,而是分析了失败的案例——“正规军为啥没有战斗力?”

一个很朴实无华的思想,不过是别人犯过的错误,别人做的不对的,不去做,反着来,是不是就有可能成功呢?

所以,先深入分析前人失败的经验,然后“反着思考”,这就是曾大人开始对湘军主要政策设计的思路。

阅读全文 »

恒与熬

曾国藩在离职做圣人之后,发现许多外在的毛病是好改的,比如抽烟(当然,依旧很难),然而许多根深蒂固的缺点和毛病,通过一时半会的“猛火煮”,不会彻底改掉,只能用一生的时间“慢火温”,才可能慢慢化解。因此他推崇的品质是“有恒”。

阅读全文 »

曾国藩的七次科举

其实如果不打开这本书,只知道曾国藩是晚清名臣,湘军骁勇,不曾知道,曾国藩的前期的科举之路并不顺畅。其父曾麟书从十几岁开始,直到四十三岁,考得第十七次,才中了秀才。为了光宗耀祖,其父亲也是十四岁就让曾国藩参加科举,开始也是连着五次,父子双双落第。

直到曾国藩领悟到他的学习思路有问题,他认为他写东西过于拘谨,过于重视局部的打磨,缺乏大局的贯通和整体的气势,逐步形成先构思大框架,在逐步落笔的方式,才开始有质的飞跃。其实我理解,这就是所谓的“不能在产生问题的同一维度,解决这个问题”。他不可谓不刻苦,不可谓文笔不好,那么在刻苦,体力工作的层面上,已经无法克服,所以只能优化方法,提升一个维度解决问题。

随后,到第七次科举,终于中了秀才,后面的科举之路也很顺畅。

曾大人的人生哲学

其实说这么多,其实表达的一点就是,曾大人的“基因”并不优秀,甚至是很普通,就是通过不懈的努力和超强的抗击打能力,走向成功。洪秀全作为同期的著名人物之一,比曾国藩小三岁,考秀才三次落榜,就深受打击,晕倒在榜前,做了著名的升天的梦,放弃科举,创建“拜上帝教”。

总结来看,艰难的科举过程塑造了曾大人独特的人生哲学——“尚拙”,崇尚笨拙。

阅读全文 »

读书笔记序

疫情被隔离在屋里,虽工作仍然阶段性的有些繁重,但是确实有些孤独,也有些空虚,便寻思着拿起桌上尚未开封的书看看,以慰藉精神上的空虚,打开的第一本就是便是《曾国藩传》。

俗话说“开卷有益”,确系如此,打开这本书,却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知。古人说“以史明志”,回头想想确实如此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虽然年代不一,社会制度不一,发展的水平不一,很多的逻辑、道理却是通识性的,解决问题的办法,老祖宗也是绞尽脑汁,为我们提出了很多办法。可我发现,可怕的问题就在,从理工科一路学上来,竟对历史了解可以无知到这个地步。

这个读书笔记其实是在看完这本书之后兴起写的,总体的想法就是温故而知新。所以对整个结构也是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,重点也主要是从曾国藩教我做人做事的角度,历史种种,没有能力驾驭。初步考虑了一些准备按照以下十个感触最深的着手写一点:

  • (一)日记
  • (二)”尚拙”与”尚巧”
  • (三)“挺”字精神
  • (四)“反思”习惯
  • (五)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
  • (六)欲立立人,欲达达人
  • (七)功大不喜,过小必究
  • (八)试验精神,开放态度
  • (九)抓主要矛盾
  • (十)人才培养
    阅读全文 »

一直以来,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做事三分钟热度,坚持不下来的人,直到今天自己想吹吹牛逼了,至少我也有一个坚持了10年的习惯了,那就是记日记。
回头翻看,第一次记录是在读大三的时候,时间是12年3月5日,到现在已经十年了,整理了一下,居然有30余万字,也是有些唏嘘。

阅读全文 »